除雾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除雾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重庆一高校推行毕业生召回制学生回校重找工

发布时间:2019-05-13 11:13:32 阅读: 来源:除雾器厂家

重庆一高校推行毕业生召回制 学生回校重找工作

對那些不滿就業崗位或自認為難以完美履行崗位職責的已畢業學生免費“回爐”,然后重覓工作的舉措,正悄然在位于三峽庫區腹心地帶的重慶萬州三峽職業學院嘗試。此舉類似于工商業對其存在缺陷的產品或商品無償收回并實施修理、更換等挽救措施的召回制度,對于每年畢業生約2000名的這所高職院校而言,零星的探索已取得一定成效,但要真正建立制度,成為常態,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部分畢業生“召回”后找到理想工作2007年,萬州三峽職業學院45名學生到上海環旭電子股份有限公司就業。幾個月后,學校的就業中心主任袁宏在“追蹤回訪”時得知,多數學生適應得不錯,很快上手,并考上了技術員、工程師,但有5人未考上。這5人中,有人不想在那里繼續师心自是干了,冉生升是其中之一。沒能考上技術員所導致的郁悶和心理包袱是他決定放棄的一個原因。而更具決定性的原因是,通過這一段時間的了解和實踐,他發現自己對這個行業不太感興趣,不想沿著這條道繼續走下去。他表達了回學校“回爐”履险蹈危、另找出路的意愿,得到被學生稱為“袁孃孃(方言,意為很親近的姨——注)”的支持和熱心幫助。他再度回到學校,學習經濟貿易方面的知識,在此期間,他遇見了自己心儀的單位:重慶農村商業銀行。經過一系列的選拔,他如愿以償,到云陽縣農業商業銀行工作,迄今已兩年多時間。在冉生升看來,重返母校學習并再就業是自己的一次重要機遇,讓人生航程轉向自己所青睞的方向,“找工作無所謂好與不好,更重要的是適合與不適合,我并不是覺得原來的崗位不好,而是覺得現在的崗位更適合自己,干著更順心,我更熱愛現在的工作。”在農業與生物工程系學習園林專業的女生王瑰麗,專業對口就業后,感覺不滿意,回學校經濟貿易系學習,此后,到上海平安保險公司就業,口才不錯的她從事了保險銷售。同樣在該系學習的唐湛蘭,畢業后去了一家民營學校任教,很快,她發現這不是自己所夢想的崗位,希望另找工作,在回到母校學習培訓后,她去了萬州區招商局下屬的一家單位工作。除了這類“召回”后徹底改弦更張、學習其他專業并改行的學生外,也有回校繼續“充電”、提升原專業學識的案例。學習經濟管理的向波在一家農資產品銷售公司就業后,“書到用時方恨少,覺得自己還是欠缺了一些東西”,于是回校繼續學習。“回爐”期間,他

结合自己闯荡社会后的体验,广泛借鉴他人经验,重新规划自己的未来,雄心勃勃的他最终选择了创业,到云阳县开起了自己的干货超市。畜牧兽医是三峡职业学院的“王牌专业”之一,多年来,培养出许多优秀的兽医。但部分学生毕业后,发现自己的学识和能力难以独立应付各种可能发生的情况,也选择“回炉”,有针对性地就工作中遇见的疑难问题向专业老师求教。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召回”尚未形成完备的制度“学校去年秋季才提出毕业生‘召回’的概念。”万州三峡职业学院就业中心主任袁宏介绍说,“召回”的做法源于该校已实施多年的“追踪回访”

制度,“现有的‘召回’还难以被视为一项制度,只是应部分学生的需求,给他们返回母校继续学习甚至重新就业的机会,还缺乏制度性的安排。”和其他高职、大专院校一样,三峡职业学院的学生在校学习两年半,最后的半年时间将参加实习,并找工作。初次离开母校、正式踏入社会的学生往往会面临很多事先难以预料的困难,尤其是在最初的半年时间内,很多学生由于各种原因,主动或被动地放弃

就业岗位。这种虚无飘渺刚毕业的学生就业不稳定的情形既给学生、家长带来心理和经济上的压力,也损害学校声誉,影响和各就业单位的合作,为下一届学生的就业埋下一

定程度的隐患。这种情况较为普遍地存在于几乎任何一所学校的毕业生中。万州三峡职业学院也不例外。于是,该校推出“追踪回访”制度,密切追踪毕业生的动态,细致了解他们离校就业后的情况,并从总体上分析学生的

就业和履职状况。在此基础上,根据毕业生、用人单位的具体反攻子之盾馈,学校有针对性地对教学内容进行改进。学校希望通过这一制度,建立教、学、用各个环节的良性

互动体系。在“追踪回访”的过程中,那些无意在原单位就业、刚就业又“失业”的毕业生何去何从的问题无法回避,于是,学生“召回”现象开始分散、随机、短期地出现。“我们尝试毕业生‘召回’的初衷是:我们不能无视学生的需要,学校要做他们永远的母校、永远坚强的后盾,有欢乐共同分享、有困难共同分担。”袁宏说。目前,该校毕业生“召回”并未收费。据观察,该校的“召回”尚未形成体系,在培养理念、课程设置、师资配备、后勤保障等方面并没有形成完备的解决方案,对于是否建档立制、

“召回”后如何再度“推销”、如何确保“召回毕业生再就业”岗位等问题,也未从根本上予以解决,更多的是依靠有关部门、院系或教师个人的热情。“召回”在

操作层面上更普遍的情形是:学生与有关老师联系后回到母校,向自己感兴趣的学科领域的知名教师求教,或者在相应的课堂“回炉”,有选择性地旁听一些课程,

與寬口徑、系統的教育教學相比,這種“召回”更有針對性、更為個體化,強調學生自己的核心就業能力。“召回”后,在哪里學?向誰學?學習什么內容?學習多長時間?在這些關鍵問題尚未給出答案的時候,很多“召回”畢業生選擇了“搭乘”學校已有的各類培訓項目的“便車”,通過這種學以致用的培訓,學生能掌握技能,獲得“再就業”的機會。建立規范的制度困難重重因為尚未形成制度,目前尚無法統計有多少畢業生被萬州三峽職業學院實施了“召回”,總體上看,該舉措尚未在面上推廣,而是零星推行。業界人士分析,要大面積地建立并推行規范的、可持續的畢業生“召回”制度,必然會遇到許多實際困難和問題。“這可能是學校一個美好的愿望,但難以操作。”顯性的問題在于,畢業生“召回”后的“再教育”所需要的人、財、物等方面,比如“召回”是否收費,有沒有足夠的教師來實施“召回”畢業生的

再教育,“召回”的期限是多久,什么样的毕业生可实施“召回”,是单独为“召回”者设置课程还是随其他学生跟班就读,等等。更进一步的问题是,学校无法估

算有哪些毕业生需要“召回”,面对这个动态变化着的、无法预见的群体,难以精确地在师资、教室、宿舍、课程等方面给出制度性的安排。

隐性的问题在于,学校的专业“集群”是否能满足“召回”毕业生的需求。对于那些因为在校期间没有掌握足以适应就业岗位所需要的学识和技能而

需要“召回”的毕业生而言,“回炉”操作难度不大,但对于希望“召回”后转换专业的毕业生而言,其五花八门的需求将对学校的专业门类提出挑战,如果多数需

求无法满足,“召回”也就没有实质性的意义。另一个潜在的问题在于,在现有的严峻就业形势下,如果学校无条件地对有需求的毕业生实行无偿“召回”,可能造成已就业毕业生对就业岗位稍不满意就回到母校,期望获得更理想的就业岗位,这可能一定程度地挤占正常毕业的学生的就业机会,事实上影响学生的就业稳定率。

pr下载 免费中文版